• 小年 - [按下一秒]2010-02-16

    Tag:

  • 这一年 - [破事儿]2009-12-31

    Tag:

    2009年0点03分,电话想起。按下接听键,耳筒里传来嘈杂的音乐声和同事兴奋地尖叫。对方话还没出口,我已明白发生了什么——一年一度的旅游大奖幸运地落在了我头上。对于一个历来与抽奖无缘的人,面对这意外的惊喜,喜悦的同时也有些小小的不安。这不安来自于自己的预感,在走出家门,将抽奖卡放进背包里的一瞬间,脑子里滑过一个念头——今年说不定是我!结果,真的,就是我!

    不知道这样的结果,是神,将现实世界的真实提前投射进了我的内心,提醒我某种可能性,还是我的潜意识主导了现实世界的事务,让它顺应了我的内心?这一年在充满了内心预感和真实现实之间穿梭行进。很多重要的时刻,它们前仆后继,先是脑子里没来由地滑过一个念头,紧接着,很快,它们成为现实,有时候甚至连对白和场景都一模一样。2009年,我就这样,成为了我的生活的导演,而那来自于内心的神秘意念则充当了编剧。

    这一年照旧认识了一些新朋友。他们年轻,对生活充满幻想,有时候任性偏激,像极了四五年前的我。在他们身上我看到单纯的快乐。我们尽量每周聚会,凑在一起吃喝玩乐,我享受他们带给我的这份简单和温暖。他们几乎都是理科生,与我的职业没有交集,他们呈现给我另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——理性,充满逻辑,坚定,不纠结,见招拆招。

    那一份上帝的礼物,从年头一直等到年尾才成行。在2010年即将到来的最后日子里,我躺在Bali的海滩上,看着白云朵朵和不远处的蓝色海洋,阳光穿透皮肤刺进心扉。在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下,我渴望着肌肤晒成古铜色,它呈现出的光泽是那么有力和迷人,以至在回到寒冷上海后的很多天,都能感受到皮肤里散发出的赤道光芒,那光芒给人希望。2010即将来到,如果说,快乐的方式不止一种,那在接下来的十年,我要为喜欢的生活而活!

    新年快乐!

     

  • 圣诞·Bali - [去过的地]2009-12-30

    Tag:

  • 是与不是 - [破事儿]2009-12-15

    Tag:

    里尔克说,此刻孤独,注定终身孤独。

    那么,此刻幸福,是不是终身幸福?

    不一定。

    所以,

    里尔克是错的。

  • 见与不见 - [读过的书]2009-12-15

    Tag:

        你见,或者不见我
      我就在那里

      不悲不喜

          你念,或者不念我
      情就在那里

      不来不去

        你爱,或者不爱我
      爱就在那里

      不增不减

           ……

     

    ——仓央嘉措活佛

  • 锦瑟无端 - [读过的书]2009-12-04

    Tag:

    闺蜜洁尘出新书,距离上一次她送我小说,已很多年过去。

    用了两个晚上看完,边看边流泪,边流泪边骂,怎么还是喜欢写这么变态的故事。爱情已够苦,还是暗恋,暗恋的还是不该爱的人,永远改变不了的现实,不平等的情感,填不满的沟渠,揪在胸口,扔也扔不掉,这样的暗恋犹如找死。有天MSN上对她说,你的那个故事把我惹哭了。那边回一句“能把你惹哭我太高兴了”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要把人气死。

    不得不说洁尘越来越会讲故事了,复调式的结构,两个故事亦步亦趋,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时而并行时而交织,写作技巧娴熟分寸拿捏适度,没啥说的,一个好字。只是以后能不能不要写这样变态的故事了,冬天这么冷,看完就更冷了。

    李商隐《锦瑟》

    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
    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
    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
    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  • 立冬 - [破事儿]2009-11-07

    Tag:

    今日立冬。最高气温26℃。

    穿T恤也嫌闷,恨不得换回凉鞋。

    这到底是立冬,还是立夏?

    小时候每年立冬妈妈就炖羊肉汤,说是喝下去一个冬天都不怕冷了。

    可今天,还敢喝吗?是不是该改成喝凉茶呢?

    晕,全乱了。

  • 心乱 - [破事儿]2009-10-27

    Tag:

    读龙应台的《1949》,异常沉重。“那个时代,每一个小小的、看起来毫不重要的片刻决定,都可能是一辈子命运的转折点。”这样的转折,是一辈子的妻离子散,也是四十多年的母子分离,那命运之手主宰下的个体,真正是一叶孤舟漂浮于汪洋大海,起起落落命如草芥。

    又是没有来由的心慌。情绪的转折来自突如其来的意外,一环扣着一环,说大不大说小不小。是大是小,是不是都因心性而定?“一个小小的片刻决定,都可能是一辈子命运的转折点”,那么,一个小小的心乱,是不是也是另一个转折点?

  • 中秋快乐 - [破事儿]2009-10-03

    Tag:

    连续两天的大雨,上海,终于在中秋来临的前一天,阳光灿烂。衡山路,秋风扫落梧桐,与两友晒着太阳闲话家常。直到华灯初上,又转去新乐路某BAR小酌,直至夜深散去。出门但见,皓月当空,时针已指中秋。祝现实中的,虚拟中的,相识过的,相知过的,未曾见的,熟悉过的人们,中秋快乐!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  • 家宴汇报 - [破事儿]2009-09-14

    Tag:

    太有成就感了。一桌子的菜,因为受邀的人中有人缺席,还担心会剩很多。最后一个蔬菜,大家嚷嚷:“别炒了,吃不完了。”结果,开饭不到二十分钟,每个盘子就快见底,忍不住放下筷子,我还是去把它炒了吧。真的是一扫而光啊,完全没想到,一年多没认真下过厨,居然手艺一点没回潮,自己都忍不住佩服自己。当晚最受欢迎的是仔姜鸭柳、泡椒鲈鱼和白果炖鸡,那鲈鱼连平时不爱吃鱼的人也忍不住夸好吃。当然好吃,泡椒、泡姜是老爸新泡好的,又脆又香又有点辣,超市里的那些湖南剁椒怎么能比。最后连剩下的汤都没舍得倒,今天中午就着料煮了碗面来吃,香啊,就是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鱼香面了。

  • 真的不是我啊 - [破事儿]2009-08-01

    Tag:

    已经半年多了,还有不少人在问,“市面上那本写职场的书,是不是你写的?”还有人居然以为是我,特意捧场买了一本。晕!如果你经常看我博客,就会知道那书不可能是我写的。

  • 5月 - [按下一秒]2009-07-30

    Tag:

  • 一夜之间,上海从40度的高温降到30度。一大早去邮局,天空阴云密布,路上的行人一边走一边抬头看天,可惜,300年难得一遇的日全食要被乌云挡在云层之外,完全看不到一丝太阳的影子,连细微的光线都看不到。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的期待,长乐路世纪中心楼下的小广场上站满了写字间里的白领,虽然什么都看不到,大家还是很兴奋,望着天,希望奇迹能出现。

    奇观几乎是瞬间降临的。快走到邮局的时候,开始下起雨来,天色也暗下来,雨点打在身上,一滴比一滴更紧密。冲进邮局办好快递,不过四五分钟,再走出邮局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了。街道上华灯齐亮,雨也比刚才更大,小广场上的人群挤在了屋檐下,没有散去的意思。很多咖啡店放起了音乐,好似节日一样。

    给妹妹打电话,家人都在高楼上体验这难得的奇观。问外甥女,知道什么是日全食吗?小家伙兴奋地说:“知道啊,就是月亮婆婆把太阳公公遮住了,白天像晚上一样黑。”很多人都跟我们一样,虽然因为上海天气的原因,什么都看不到,但体会一下黑暗瞬间来临,又逐渐恢复光明的震撼,也是挺有趣的。

  • 《监视》 - [看过的像]2009-07-13

    Tag:

    一直很喜欢夏天的午后,拉上窗帘,把烈日关在窗外,靠在床上看书看碟,然后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
    夏日的午睡好像可以把人拉到宇宙之外,醒来的时候觉得与这个世界没有关系。

    下午看这个电影,却没能睡着,太紧张的情节,看得手脚冰凉。看完了想,这个是谁拍的,好奇怪的故事,怎么可以编得这么变态?把幕后花絮找出来看,才发现导演是詹妮弗·林奇——大卫·林奇的女儿,难怪,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,能编出这么怪的故事,就一点都不稀奇了。

  • 每日一省以及静×坐 - [破事儿]2009-06-29

    Tag:

    不管说话,还是不说话,都会被误解,无心会被当成有心,善意被当作是别有用心,这种时候,就是到了告别的时候。

    (早上写了一半,接着写)

    我们总是习惯用自己的所谓生活经验,衡量别人的对错得失,揣度别人行为举止后面的隐喻,但其实,别人永远是别人,你也只能是你自己。经验这东西从来不是可以教的,也不是拿来做论据的。

    最近在试着练习静×坐。

    大卫·林奇说:“超觉静×坐我练了有33年,它对于我在电影、绘画等领域的工作,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,都具有重大的意义。就我而言,它是我潜入深渊扑捉大鱼的方法。”

    其实两年前一个朋友就开始教我如何静×坐。静×坐是需要学习的,至少你要知道它不是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边不说话。我不是个好学生,没有坚持下来。而这个朋友很有毅力(他一直有毅力,曾坚持十几年每天长跑),每天一小时的打坐和两小时的瑜伽,前不久看见他,很震惊,相比别的四十岁男人混浊的脸,他怎么会有那么清爽的面孔。

    刚开始的时候,觉得一个小时的静×坐一定很难熬,腰会酸吧,大腿会抽筋吧,那就从二十分钟开始练习吧,大卫·林奇不也是从二十分钟开始的吗?

    不得不说,当把时间缩短之后做起来并不难。开始几分钟思绪杂乱,耳边嗡嗡地,像有一只飞蛾在上下飞舞,身处黑暗带来的恐惧,引起的呼吸急促和毫无章法。时间是最好的推手,慢慢调整呼吸,安静下来,能把之前胡思乱想的很多事净化为一件事。然后,又慢慢的,有几秒钟基本上可以做到什么都不想,或者可以理解为,也许潜意识在想,但自己意识不到。那是一种有些轻松的感觉,虽然离入定还远得很。二十分钟很快结束,计时器响起的时候,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。或许到了可以考虑把时间延长的时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