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见与不见 - [读过的书]2009-12-15

    Tag:

        你见,或者不见我
      我就在那里

      不悲不喜

          你念,或者不念我
      情就在那里

      不来不去

        你爱,或者不爱我
      爱就在那里

      不增不减

           ……

     

    ——仓央嘉措活佛

  • 锦瑟无端 - [读过的书]2009-12-04

    Tag:

    闺蜜洁尘出新书,距离上一次她送我小说,已很多年过去。

    用了两个晚上看完,边看边流泪,边流泪边骂,怎么还是喜欢写这么变态的故事。爱情已够苦,还是暗恋,暗恋的还是不该爱的人,永远改变不了的现实,不平等的情感,填不满的沟渠,揪在胸口,扔也扔不掉,这样的暗恋犹如找死。有天MSN上对她说,你的那个故事把我惹哭了。那边回一句“能把你惹哭我太高兴了”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要把人气死。

    不得不说洁尘越来越会讲故事了,复调式的结构,两个故事亦步亦趋,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时而并行时而交织,写作技巧娴熟分寸拿捏适度,没啥说的,一个好字。只是以后能不能不要写这样变态的故事了,冬天这么冷,看完就更冷了。

    李商隐《锦瑟》

    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
    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
    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
    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  • 《破事儿》简体版 - [读过的书]2009-06-18

    Tag:

    PHC在《破事儿》简体版的后记里说:“朋友右耳的网志名字取得好,叫‘破事儿’。尘世有几许事可堪惊天动地,还不是去似微尘,所有种种回头再看,就那么回事。爱欲生死,也不过是破事儿。喜欢那份豁达大度,所以特借此为书名。”

    时间过得很快,应该是2006年的夏天,正帮PHC修改他的自传《失物招领处》(内地某电影杂志即将连载,感兴趣的可以找来读)。有一天夜里,PHC来电话说很想将早年写的一些短篇小说结集再版,并希望用“破事儿”作书名。老实说,我很吃惊,对于一个连普通话都说得磕磕巴巴,在粤语环境下长大的同龄人,能明白破事儿是指什么吗?他答:“我喜欢的还有下面那句题记:所有的一切,回头再看就那么回事。”我笑,立即回复:“OK,没问题。”能有什么问题呢?对我们这些内地人来说,破事儿本就是一句口头禅,又不是我的原创,谁都可以用,难得的是有人能钟意我下面那句话的释义,并将它所用,为我们这些同龄人相似的生活经历留下一份纪念。

    小说集《破事儿》共收录了18个PHC的短篇小说,准确的说应该是小小说,字数不多篇幅不大,但令人惊奇的是每一篇都能把你牢牢地抓住,不忍掩卷。十几岁就在《明报》上发表小说,PHC的才华毋庸置疑,他总是有本事把一些很无聊的事情讲得很有趣。《破事儿》中的几个小故事被PHC拍成电影,已经是繁体版出版之后,我一直不敢告诉他,直到今天我都不敢看这部电影,我想像不出来,那么精彩的、令人浮想联翩的小故事,哪一个真人能把它演绎得同样精彩,符合我的想象力?

    时间过得真的太快,已经忘了当年写下那句题记的初衷。破事儿。那个阶段发生了太多的意外,那些意外超乎常理,将原本平静的生活变得像一部惊悚片,只不过,它挑战的不是感官,而是你的心理承受力,将人性最阴暗的,原本只是文艺作品中的虚构情节,活生生地在你眼前上演出一部纪录片。写下那句话,一方面那些不好的经历实在不值再提,实在只是破事儿,另一方面也鼓励自己要有豁达之心,能把他人泼给你的污水沉淀出一汪清泉,让自己站在清泉之上,而不是深陷泥潭之中。

    但是说话容易做来难。时隔多年,当PHC把新书交到我手上,看着那有趣的封面和白底黑字的书名,恍如进入时光隧道。再回头想想破事儿,那些所谓的破,其实一直如影随形伴随左右,在每一个自以为病灶已去的时候,跳将出来,然后,又要用上比前一次更大的力气提醒自己,这些都是破事儿,没有什么大不了。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曾经遭遇过破事儿的人都有这样原地转圈的经历,明知抬一步就可走到圈外,但在抬起脚跟的那一刻,才会知道破事儿的力量有多大,不是身在圈中的人所能体会。

    希望PHC没有围着这个怪圈打转。虽然一直以来都能感觉出他内心有一个很大的深洞,我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,但希望有一天他能把它填满。其实,太阳下面没有新鲜事,大家只是在别人的故事里照着自己的镜子,贫穷也好,富贵也好,幸福也好,孤独也好,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又何尝不是有一个自己的洞,这个洞,我们把它叫——破事儿。

     

  • 保罗和库切 - [读过的书]2009-01-07

    Tag:

    正在看的一本书。

    一个人要孤独到什么程度,才能写出《神谕之夜》?一个人要绝望到什么程度,才能虽然存活于世,但却只是一个空洞?这书应该还有另一个名字——保罗·奥斯特和他的父亲。书尚未看完,暂不多言。

    在寒冷的冬夜里看保罗的书实在不是个好主意,他的故事太冷了,一次次地论证那个人生的大命题:生命的意义就是没意义。奇怪的是,第一次看保罗的书也是在冬夜——去年的一个冬夜,《神谕之夜》、《幻影书》、《纽约三部曲》一本接着一本,看完没多久上海就下雪了。之后又看了他的《在地图结束的地方》和《布鲁克林的荒唐事》。

    八卦一下,刚刚在维基上,看到保罗生于1947年2月3日,呵,又是一个水瓶座。猛然想起另一个喜欢的作家,南非的库切,小说也是写得冰冷理智,看的人透不过气,却又不忍释手,他也是水瓶座。